惊心动魄!任正非李一男“父子之战”华为最惨
ʱ䣺 2019-09-16

  比如那些“板凳甘坐十年冷”的研发无名英雄,比如远赴海外披荆斩棘的市场勇士,还有奋战在各条战线上的管理、法务、人事、财务等人中的精英。

  这些人杰用青春和心血铸就了华为的事业,在这个过程中,无数人牺牲了身体健康和对家人的陪伴,甚至有人是牺牲了宝贵的生命。据说在华为开拓非洲市场初期,几乎每年都有华为人死于病患、抢匪和蛇虫猛兽,以至于华为的HR需要接受心理调节才能去处理将士们的后事。

  在那些年,任正非精神压力很大,他多次去看望海外员工,告诉他们不要心疼钱,多注意安全,多交朋友,关键时候可以救命。

  1997年后,华为经过近10年的发展,已经有最初的几个人发展到数千人,摊子大了,就不好管了。

  任正非一开始做“甩手掌柜”,大力放权,这促进了华为的大发展,但到了一定规模后,统一管理就越来越困难,因为各地的“游击队长”成为了“各路诸侯”,华为内部山头林立,矛盾重重。任正非找到孙亚芳商量办法,孙亚芳说组织要变动,她带头率领市场部大辞职,打破了内部固化的格局。

  于此同时,任正非一面通过《华为基本法》在全员形成共识,一面引进IBM等国际巨头的先进经验,华为将要由草台班子向正规、现代化企业转变。

  但不是每一个人都喜欢这种改变,在一些老人看来,国外公司是他们的“手下败将”,而它们的制度流程又是冷冰冰的,不像过去大家聚在一起做事那么热气腾腾。比如华为常务副总裁李一男就对这场变革不那么感冒。

  李一男是公认的技术天才,他是师兄郑宝用之后华为技术研发的一面旗帜,华为关键产品C&C08万门机的研发成功,李一男功不可没。因为C&C08几乎是间接救了任正非和华为的命,李一男被火箭提拔,但他少年得志,桀骜不驯,在技术部门拥有很高的威信,因为各种(制衡?)原因,他与华为研发的一代功臣郑宝用矛盾日益激烈,而且李一男对技术路线和流程改造有自己的看法,在各种形势和因素下,李一男觉得自己很孤立,于是决定出走。

  后来,任正非公开承认自己没有管好李一男和郑宝用,所以在那年的考核中给自己打了最低分“C”,“我认为评C就很好,奥匈帝国最后分裂成几个国家C也是优良。那一年我不就评为B,郑宝用评为C了吗?而且登报了,这个《管理优化报》有案可证,我们最后也是按B和C拿的钱。”

  对于李一男,任正非是真心喜爱,或者说他对技术天才都当做“宝贝疙瘩”一样,华为刚成立的时候,郑宝用是他的“宝宝”,李一男来了后又叫他“干儿子”,以至于外界议论李一男是华为的“太子”,任正非接班人,李一男听了后翻白眼:哪轮得到我呀。

  不知道任正非有没有后悔过用李一男掣肘郑宝用,反正在两人矛盾激化的时候,闹得太厉害,他不得不出面安抚,“郑宝用和李一男,一个是比尔,一个是盖茨,只有两个人合在一起,才是华为的比尔盖茨”,但是,两人一旦上了擂台,就只能是分个输赢的结果。

  2000年,IT泡沫破灭,华为销售额下降近半,再加上组织变革阵痛,人心惶惶,大批人才出走,后来任正非反思自己,「我人生中并没有合适的管理经历,从学校,到军队,都没有做过有行政权力的“官”,不可能有产生出有效文件的素质,左了改,右了又改过来,反复烙饼,把多少优秀人才烙糊了,烙跑了……这段时间的摸着石头过河,险些被水淹死。」

  心高气傲的李一男终于决定带着1000多万的华为设备北上创业,任正非特意设宴给他践行,当时两人有个君子协定,这属于“内部创业”,李一男不能回头抢华为的研发命脉,我们可以理解为藩王出外就藩。

  也是在这一年,任正非的皮肤癌第二次做手术,忧郁症加重,重重的压力都涌了上来,他感觉自己是在太阳底下烤。

  出走后的李一男备受追捧,特别是风险资本在诱惑、促使李一男再造一个它们控制下的华为,李一男智商足够高,但他经历太浅,到底在道行上差了些。在收编李一男的港湾后,任正非曾在对“叛将”的训话中指出,“真正始作俑者是西方的基金,这些基金在美国的IT泡沫破灭中惨败后,转向中国,以挖空华为,窃取华为积累的无形财富,来摆脱他们的困境。”

  他说,「你们开始创业时,只要不伤害华为,我们是支持和理解的。当然你们在风险投资的推动下,所做的事对华为造成了伤害,我们只好作出反应,而且矛头也不是对准你们的。2001至02年华为处在内外交困、濒于崩溃的边缘。你们走的时候,华为是十分虚弱的,面临着很大的压力。包括内部许多人,仿效你们推动公司的分裂,偷盗技术及商业秘密。」

  不管是内心委屈和怨气多少,或者是想证明自己,李一男事实上都过线了。他出走时曾发表《内部创业个人申明》,说响应公司内部创业的号召,“一方面可以在一个小公司中比较自由地工作,另一个方面可以使内部创业公司的发展随着华为的成长同步发展”。

  当时任正非的计划一是公司要往核心收缩,把一些业务开放出去;二是公司基础研究赶不上Lucent,又不能像Cisco一样收购公司,只有分裂,鼓励内部创业,给内部创业公司一些扶持,这些公司和华为体系有着千丝万缕联系,互补互助,形成共同安全体系。

  但李一男是从华为核心部门出去的,无论任正非的战略意图还是技术核心,他都一清二楚,他本身就代表华为当时的最高技术水平嘛,所以,很多势力都盯上了他。

  2001年,在从华为吸收大批人才的港湾推出路由器和交换机产品,开始与华为打擂台,2003年,港湾准备上市,收购了华为光传输元老黄耀旭创立的钧天,华为的技术,华为的人,华为的市场打法,华为似乎要被自己的“儿子”、“小华为”打败了。

  一方面是因为港湾的气势汹汹,一方面是华为的处境不妙。国内有港湾给华为打擂台,国外有思科欲置它于死地,再加上2001年任正非母亲遭遇车祸,被当做“无名氏”耽误了治疗而去世。悲痛和压力排山倒海一样向任正非袭来。

  所谓英雄,压力越大,反弹越强。对外,任正非派出应诉队伍,到美国与思科打法律战和舆论战。对内,任正非成立“打港办”,给各地的办事处负责人下了死命令,他们可以绕开华为的流程体系,特事特办,甚至是亏本赠送,也要赶出港湾,谁让港湾在他们那里签了合同谁下岗。港湾的许多合同就被废掉了,包括李一男亲自谈好的合同,上市融资是唯一出路,但关键时候华为起诉港湾侵犯知识产权。同时,华为展开反挖人,从港湾跳回来的人才薪酬翻倍,话说等战役结束后,港湾的人问为什么先来的待遇高那么多,华为HR淡定地说,人家是投诚,你们是被收编,这能一样嘛。

  2006年,港湾被华为收购,李一男重新入职“华为副总裁兼首席电信科学家”,任正非说惨胜如败,果然自己人打自己是最痛苦的。

  “败军之将”李一男回归公司后,众人争相过来围观,对于他们来说,从高高在上的副总裁到被收编的“阶下囚”,反差还是蛮大的。聪明不等于智慧,高锌层镀锌板 美投钢铁提供产品和技术咨询,忠诚和背叛都会有因果,任正非给员工上了一课。

  据当时的华为老人说回归后的李一男好像被磨去了棱角,对谁都是笑嘻嘻的,直到他再次离开。很多年后,兜兜转转,李一男再也无法找到充分发挥他才智的舞台,在一次发布会上他袒露心声:你要问我心里疼不疼——真疼啊!但是,“谁没有在年轻的时候经历过彻骨的疼痛呢?”

  如果任正非在处理李一男和郑宝用关系时更有策略一点,如果在李一男出走时任正非能不像严厉的父亲对叛逆的儿子那样,再柔和一些,李一男或许就不会出走,也就没有此后的战争。而如果李一男回归华为后认真认错,彻底化干戈为玉帛,那么对华为和李一男或许也是更好的事情。

  但世上没有如果,只留下遗憾和结果让人们去思考。毕竟,看着别人犯错误,自己不犯错误,吸取经验教训,这才是一流的人生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

友情链接:
Copyright 2018-2021 手机最快报码室直播 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,禁止转载。